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而发展 >正文

积蓄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电影游戏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们一生都有许多宝贵的回忆,懂事事不将他记录下来,一定会成为你忘记的遗憾!

   题记

  1995年,是一个欢庆的年岁。1995年香港回归了,脱离母亲几百年的香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1995年是一个举国悲痛的年岁,邓小平同志去世了。1995年,我家里没有收到任何信息,我出生了。

  听母亲说:祖上是地主家世,父亲未能上成大学,就连高中都未毕业。家里条件差,我怀胎七月未满,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晚上,雷和闪电交响高歌。那是凌晨三点,母亲起身去小解,因为怀胎才七个月,所以母亲还说她没有任何感觉,只听到我的哭泣声才知道我出生了。我是早产儿,家里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见多大成效。不到一个月我就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迫于生计父母准备外出打工,那个时代农村很多人都外出打工,我的父母也在我出生三个月后双双外出。将我寄养在父亲的大哥家里,也就是我的大爸,而哥哥则被送到外婆家。我已记不得了,只听到母亲这样说的:他们在外打工三年后回来,看到我一身的脏样子,非常痛心。

  在我四岁时,母亲送我上幼儿园。那时候在老家的学校里,很好动。在每个孩子脑海开始记录事情的时候就是在五岁吧!在上幼儿园期间有一件事我记忆尤清:那是在学校上课时,只感觉自己不舒服。那时乡下条件差,家里没有电话,老师便让我独自回家。学校离家里有三公里路程,我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一半时,我吐了。脑袋更加昏沉,想母亲癫痫哪里治疗的好了,在双眼迷离的情况下我磕磕绊绊的走到家里梨子园下边。我睡了一觉,只感觉那时候很累。第二天母亲见我醒来,问我昨天我几点回家的。我记得那是在下午一点,可母亲说我直到傍晚七点才被何家的何叔发现。我看到母亲那黑黑的眼圈,我抱着她哭了。小小的泪滴隐隐的包含了我与母亲的爱。这场病让我差点再见,因此我也花掉了父母打工的积蓄。父亲在年过后不到一个月就外出了。

  在我五岁时,那是过大年。过年都图个喜庆,有许多的鞭炮放完以后还有残留的几个没有爆炸。很调皮胆大,趁父母上街赶集去了,收集了七八个大的火炮,将其中的火药弄到露天的石板上,用火柴点。但半天不见有礼花向上窜起,我以为熄灭了,便低头去看,没想到火药燃了。兹……啊,啊,啊。由于小时候的贪玩,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影像。妈妈在中午回来看见我躺在家里床上不停的哆嗦着身子,让我过去看看怎么了。当母亲看到我的脸时,立马抱着我向公路上跑去,一公里的路程母亲没有歇息一下,一路到公路焦急的等待着车辆路过这里。在镇上的医院住了一周院,脸上缠满了纱布,母亲每天都躺在我的身边,看着我的样子哭,那双眼睛早已肿大。一个月后拆了纱布,我的脸早已不成样子,非常恐怖,而母亲哭得更伤心了。父亲也在我出事的两周后从外地赶回来了,他们看着我的样子,非常伤心。父亲每天找人想办法治好我连上的痕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听别人说有一个姓王的医生会一些“土方”子,父亲带着我去求那位王医生。王医生也凭着他多年的经验硬是把我的脸治好了,只有一点浅浅的印痕。现在已经看不见了。从那以后王医生成了我“保爹”!可是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治疗贵吗?豆晓峰医生从医疗环境解答我又花掉了父亲一年在外打工的积蓄。父亲没有外出,留在了家里。

  七岁了,脸上的印痕还有浅浅的印记,使在同龄孩子中变成了异类。我慢慢的安静,沉默寡言,没有了以前的快乐,只有被别人嘲笑的眼泪。在镇上读三年级了,哥哥也在一年前从外婆家回来,和我在镇上读小学。因为离家里远,学校很多孩子都住在学校,我身子弱,在下半年我害了一场严重的病。在宿舍的不停的翻来覆去,因为我耳朵很疼,里面不停的有腥臭的脓水流出,不停的叫着哥哥。哥哥,哥哥,我想回家,我想母亲,我好疼。第二天哥哥送我回家,父亲带我到镇上医院检查,我得了耳腮炎,严重的话会损失听力。我有一次花掉了家里微薄的一点积蓄。

  在我八岁这年是一个留下岁月的年头,农村没有多余的玩的东西。两腿之间骑着一根木棍,这便是小时候玩耍的“骑马”,一路上骑着胯下的马儿从山上飞奔回家。骑马固然开心,却不曾想到在快下山时摔倒了,左眼靠下一厘米左右处插到了黄荆条的锋刃上,当时就疼痛得晕过去了。当自己醒来时已然是躺在病床上,整只眼睛缠上了白白的纱布。直到现在左眼下方还有那刀刃给我留下的疤痕。这一次我又无情的花掉母亲养了三头猪的积蓄。 (哲理名言 )

  转眼我就十二岁了,家里变化很大。三年前一家人搬到县城,父母也在县城找事,我和哥哥在县里的小学上学。父亲在这几年脾气一直很差,动不动就是对我和哥哥拳脚相加,显示他的教育方式。哥哥逐渐成了好孩子,而我却一天比一天坏,都是缘于两年前父亲的“繁忙”让我彻底改变。“爸,学校要求中午睡觉的孩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总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子必须要家长签字,否则要被罚扫地的。”“没事你去上学吧!待会我给你老师打电话,八万,碰。”看着父亲那繁忙的“业务”我很伤心,不敢去学校,怕学校罚我,又怕父亲那暴脾气对我拳脚相加。我看了他几分钟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一个人在家周围闲逛,心里非常害怕。直到晚上也不敢回家,饿了就随便找个楼道躺在旁边睡觉,冷了就找个地方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过了两天三个夜晚的生活,我心里一次次的流泪,非常想母亲。三天后被父母找到了,那时我在一家黑网吧里睡觉。回到家父母什么也没说,可是父亲却更加变本加厉了。我开始恨他,我开始逃学,我一步一步将自己推向黑暗的深渊,成了家人眼里的坏孩子。我花掉父母对我爱的积蓄!

  眨眼间我十五了,本该上高一的人,但是我还停留在初二。报名五十二天了,我一直没有去学校,每天在社会上鬼混。十月二十二那一天给了我深刻的一刀:那天与人约好打架,我也带了几十个人,他们大多是高二和高三的学生;因为是帮朋友,那些人都是他姐姐叫的,可是对面全是社会上的人,我们这边的人看到他们就不敢动了。而我,却成了对方眼中的那个“小绵羊“全部打我,只有我自己的几个朋友帮我分担了一些伤害,但是我还是被对方的人捅了两刀。出了这件事,父母知道后很平静的到医院看了我,再让我配合警察做记录。母亲又一次哭了,父亲还是一成不变的冰块脸,但他还是找关系将我的案底销了。我有一次花费了家里的部分积蓄。

  十七了,时间过得真快啊!父亲将我送到外面打工,停掉了我的学业,等我想读书时再给我恢复学习。在外面两年了,回家时却没卡马西平片能长期服用吗有自己的一分积蓄,虽然从出去以后没有找家里要过一分钱,可是终究发觉自己还是没用。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月,每天除了玩游戏还是玩游戏,因为父母怕我又在外面乱来,所以花掉部分积蓄买了电脑。有一天,妈妈问我:“还读书吗”?“我不知道,随便做什么”。“我刚才在街上看到有学校发传单招生,是新修建的学校,要不我们去看看吧”!就这样我再一次踏入学校开始读书,在学校里留给我的是许多美好的回忆。学校是寄宿制的封闭学校,我坚持两年终于考好一个理想的分数,考上了第二中学读高中。我成功的为家里省下了第一笔积蓄。

  现在我是高一学生,我多少次问自己。“值得么?这么大了,学习又不是最好,自己又不能想别人一样坚持。到底上学是为了什么?”许多的疑问让我对两年以后的高考产生了疑问:我能考上大学么?我能坚持将高中三年读到头么?就算读到头,依照我现在的学习成绩连个本科都差一点,对现在的社会又有何用呢?无数个疑问在我的面前浮现,感叹自己是否选错了路。我没有特长,就对观察身边的事物有兴趣,喜欢总结一些富有哲理性的语言,但没有人认同我,因为现在社会看的是成绩,而不是我的思维。慢慢的我要花掉我最后一生的青春积蓄了。

  积蓄在心里好久的话:我非常向往大学,我希望进修哲学,我希望总结社会人性的不同,了解人与人的特点。可是我能考一个好的大学么?多么希望能得到一所高校的免试录取,多么希望有一个导师传授我知识!也许我该加油让自己的心灵上升到更深层次,即使没有好的大学,以后社会中总会有我自己的一片天地!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