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加朝服 >正文

爱情里的自尊

时间2021-10-06 来源:电影游戏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深爱的都有恃无恐
  
  那一年,我上初二,我爸先是离家,后又公然跟小三儿住在了一起。
  
  小城那么小,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但唯独我妈,对于那些愤怒的提示和劝离的谏言无动于衷,信心满满地认为:玩够了,他就回家了。
  
  直到有一天,我和同学逛超市,碰到了我爸,他右手牵着那个女人,左手抱着她的包、大衣、围巾。在我印象里,我爸每次跟我妈一起去购物,他能够陪伴一下都是破天荒,更别说帮着提东西。
  
  从前,我妈可以掩耳盗铃做驼鸟,但现在,当我无情地把事实摊开给她看时,我妈再也没办法装下去了,就这样,我爸妈离婚了。
  
  我爸把房子留给了我和我妈,带着雀跃的心情奔赴新的归宿。这在我妈看来,是无比的情份。她收拾我爸在这个家里的东西时,按春夏秋冬将衣服一一熨烫过,分门别类放进4个整理箱。开始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做,后来才明白,她还爱着我爸。<癫闲病发作会咬舌头吗br>   
  爱从不讲道理,不爱却永远吹毛求疵
  
  我大二那年,我爸再婚了。每遇到我爸新一家三口一次,我妈就会给我打一次电话,各种号啕声讨,仿佛她是第一天失恋。
  
  她听说我奶奶病了,义不容辞地跑去了医院,端屎端尿,别人根本插不了手。为此,我爸现在的媳妇在医院的走廊里跟她一顿争吵。就连我爸也不领情,让我妈再别去了,毕竟他现在有了新的家庭,奶奶也是她的前婆婆。
  
  我以为,这一次,我妈会伤心并死心,可是她一点都没有。逢年过节,依然给爷爷奶奶买礼物。我妈有一句话令我爷爷奶奶没法拒绝:“做不成你们儿媳妇,我就做你们的女儿。”我妈就算不能跟我爸一起生活,她也想离他的生活、他的亲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不屑于我妈的选择,但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第二个她。
  
  活成不卑不亢的样子
  
  工作之后,我喜欢上我的顶头上司肖——一个有妇一岁宝宝经常抽搐怎么回事 之夫,一个公司里出了名的妻奴、孩奴。
  
  那个春节,肖要值班,我便默默退了火车票,跟同事申请调班。
  
  我不回家,我妈只好过来跟我一起过。除夕当天早晨,我凌晨3点起床,在家里包饺子,做了8个菜。我提着大包小包出门,见我拿的东西实在太多,我妈只好送我去单位。
  
  下了出租车,我在前面走,我妈在后面问:“这些东西,难道不应该是男方准备吗?”
  
  “他哪会准备这些?我准备这些,还不知道他肯不肯吃,会不会配合呢?”我口无遮拦地说出这些。
  
  在我的意识里,这些年,我从来不干涉我妈的感情,所以,我想当然地认为,对于我的感情,她也能够做到观棋不语。显然,我错了。
  
  我妈把她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个除夕,我准备的东西一样都没派上用场。肖下班后,就急匆匆地往家赶,看都没看我一眼。
  
突然抽搐是什么原因  那天,看着我像逃荒似的回到家,我妈什么也没说,把菜用微波炉热了一下,把饺子用开水重新煮了一次,开始了只有我们娘俩的年夜饭。
  
  我喝了很多酒,然后问我妈:“我还能为他做点什么呢。你是过来人,你教教我,好不好……”我妈一直在流泪,却什么都没说。
  
  大年初一,宿醉醒来,已经是中午。打开手机,居然看到爸爸及爷爷奶奶都给我打过电话。赶紧给我爸打过去,电话一接通,他就问我:“你妈出什么事了?我打电话不接,微信也把我拉黑了。往年过年她都会准时给爷爷奶奶拜年,可是今年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把电话递给我妈。我妈接过电话就说了一句:“李文,咱俩已经离婚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然后,我妈就把电话挂了。
  
  我问她这是闹哪样,她眼圈一红:“昨天看见你那个样子,我好像一下子看到我这七八年是怎么过来的,怎么就那么窝囊。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弄得跟小丑一样。你说,这大好的光阴,我干点什广元哪治癫痫好么不好?”
  
  我以为我妈就是说说而已,可是那之后,她真的再也没有联系过我爸。倒是我爸有一次出差在外,怎么打爷爷奶奶的手机都打不通,他把电话打到我妈那里,让我妈帮忙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妈当场就拒绝了:“你那么多朋友,最不应该求的就是我,我没这个义务。要是从前我召之即�砣媚阄蠡崃耍�那以后,你不可以继续误会了。”
  
  我知道,这一次,是我妈感情上真正的断舍离。倒是我爸,因为我妈不再对他有求必应,时不时地会找我,向我打听我妈的近况。
  
  而我,在爸妈之间的分分合合里,也试着疏远了肖。我从他的一部调到了二部,每次跟他在单位里见面,就点头微笑一下。我曾经散落的自尊慢慢回来了。
  
  前两天看我妈的朋友圈,看着她如今活出的花样年华。曾经,她是险些被我克隆的负面典型,在钟情之苦里,自我沦陷,自我感动,但现在,我们母女渐渐熬成了这样的女人——不卑不亢、不忧不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